豆粕期货价格将迎来一波大牛市场行情

2019-11-05 13:13  评论 0 条

大豆经过压榨形成豆粕和豆油,豆粕是养殖生猪等肉禽的重要饲料。近期由于生猪生猪供应偏紧,作为居民消费价格指数重要指标的猪肉价格持续上升,豆粕和豆油的市场供应也受到了影响。业内有观点认为豆粕期货价格将迎来一波大牛市场行情。

而现货市场上豆粕产业具体情况如何?日前,记者与大连商品交易所、投资机构和产业企业等共同参加了对广东、广西地区油脂油料产业企业的调研活动,实地调研了当地饲料企业、大豆压榨企业前的生产、销售情况。

金牛直播室vip直播 在调研中记者发现,当前国内大豆供应、压榨与豆粕、豆油销售,以及生猪、家禽需求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市场格局等正在重构,大豆、豆粕、豆油期价定位也在随之发生改变;其次宏观经济环境不明朗的情况下,大豆产业链上的原料供应商、加工商、产品贸易商与下游需求端结构也发生了较大的改变。

为了保证企业运营稳健,不少企业选择通过期货市场来对冲价格风险,且近年来随着国内大豆、豆粕、豆油期现货市场交易日趋活跃,基差点价、场外期权等创新业务在大豆进口与压榨集中区的推广,有效的推动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融合。

生猪供应仍趋紧,豆粕需求过山车

近一年来,国内大豆、豆粕、豆油期现货市场交易日趋活跃,在实地走访部分大豆压榨企业以及饲料加工企业和贸易商后,记者发现作为饲料主要原料的豆粕市场的需求经历了“火山车”行情。

广西南宁地区一家大型饲料厂的负责人表示,今年6-8月,广西地区受到猪瘟疫情影响,猪饲料销售大幅下降,降幅度达到了25%,导致饲料企业豆粕采购量明显下降。

在调研中,记者发现,由于当前市场猪肉价格居于高位并还在持续上升,目前南方部分地区猪肉价格已经接近40元/斤,且生猪存栏量虽有所恢复但整体处于低位,因此国内母猪、仔猪以及生猪市场的整体变化较大。尤其是仔猪的市场价格明显上升,如我国北方地区一头8公斤左右的猪仔售价达到1600元左右,贵州等地的同类猪仔价格则高达2200元/头。

然而吃不起猪肉,居民改吃“叉烧”,市场格局等正在重构,豆粕需求逐渐回升。

上述饲料厂的负责人表示,随着生猪供应偏紧,禽类替代作用不断提升,鸡鸭等市场需求增加,禽类饲料销售量明显回升,当地约有30%的养猪场改为禽类养殖场,进而一定程度弥补了其饲料销售总量,豆粕采购量整体略有下滑但较为稳定。

禽类等价格也不断上涨,禽类养殖户利润较为可观,这也导致禽类养殖企业今年大幅增加了禽类饲料的采购量。在广东部分地区,记者实地走访了几家鹅塘,一家鹅塘塘主告诉记者,今年一只鹅苗售价达到39元,今年最低价格也为20元,相比往年12元/只的价格,上涨幅度最低也达到了66.67%。

那么在当前生猪供应趋紧,禽类供应上升的情况下,豆粕市场是否会因此受到较大影响?

期货市场上,豆粕主力合约在今年4月底触及2474元/吨低点后开始震荡上行,分别在6月份,10月份豆粕主力合约突破3000元/吨高点。

2019年11月01日,豆粕主力合约M2005收盘价为2867元/吨。豆粕总持仓额为13493057.98万元,较上一交易日减少41930.61万元,豆粕持仓额较近5年相比维持在较低水平。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高肉价、蛋价最终会传导至饲料原料市场,但这一传导过程需要较长时间。此外,另一方面家畜与家禽养殖饲料中豆粕添加比例不高,不至于造成明显影响。

某养殖企业原料采购部经理老刘表示,实际上,在生猪存栏量偏低的情况下,猪肉、禽类价格上涨对豆粕价格影响有限,生猪存栏量是影响饲料价格的关键变量。

当前全国各地生猪养殖在各项鼓励与补贴等政策纷纷出台的前提下,养殖户补栏的积极性较高,预计未来我国生猪存栏量肯定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豆粕需求会慢慢增长,这也是当前很多投资者看好豆粕未来价格的一个主要原因。

且在当地大豆压榨企业走访过程中,记者还了解到,由于饲料企业对豆粕需求整体下滑,因此不少大豆压榨企业通过降低开机率和减少库存等方式尽可能稳定企业利润。具体看来,年初至今多数企业开机率约为60%,处于正常水平;大豆压榨企业盈利情况较好,榨利由负转正;企业库存普遍处于较低水平,销售较为通畅,豆粕与豆油不存在压库现象现金流可以保证。受访的大豆压榨企业表示,随着生猪出栏量预期提升,豆粕销售情况将有所改善,未来豆粕需求量将有所回升。

期货对冲风险,实现稳定经营

由于现货市场会受到各种各样不确定因素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企业在经营上开始格外注重风险管理,通过期货、期权等金融工具对冲经营风险。

调研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对于很多产业企业来说,期货市场是一个发现价格、规避风险的平台,企业参与期货市场交易的主要目的不是在投机中挣钱,而是要利用好期货工具,并以此来稳定企业的经营。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采用传统的‘左手买、右手卖’的贸易方式难以保证稳定的利润,贸易企业欲求得生存与发展必须有所突破,采用新的商业模式。”记者在上海浦耀农产品有限公司调研时该公司研投部总监尚军表示。

尤其是大豆、豆粕、豆油、这类期货品种与期权工具,其市场平台的运用已较为成熟,无论在原料采购还是在产品销售等环节,均尝试运用新的金融工具来回避市场风险,加上产品销售等较为灵活,经营效益均比较好。

调研中,广西港青油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青油脂”)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6月,美豆价格由于天气原因大幅上升,带动国内豆粕价格大幅上涨。加之外部不确定因素或将影响豆粕价格波动,以及非洲猪瘟疫情多发不利于豆粕需求。当时港青油脂认为短期内期货盘面价格明显偏高,决定进行卖出套期保值操作以对冲现货价格下跌风险。最终实现基差利润转化的同时,锁定了压榨利润,规避了价格下跌风险。

同时记者也发现在商品期货与期权市场快速发展之际,豆粕等农产品市场传统的贸易模式等已发生了较大变化,新的市场主体开始产生。

随着豆粕市场中间商特别是贸易商生存空间受挤压,市场销售结构改变。从调研情况来看,豆粕市场下游客户结构变化较大,非洲猪瘟疫情出现以后,个体以及小型养殖户大幅减少,导致下游中小型豆粕贸易商随之退出市场。与此同时,当前很多大豆压榨企业与饲料企业直接实现了贸易对接,这让贸易商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将来,生猪养殖向大型企业集中,未来豆粕的定价权将由大豆压榨企业与大型饲料与养殖企业共同决定。

原油直播室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52jincha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